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宾

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

 
 
 

日志

 
 

我的理想和我  

2006-03-05 22:39:00|  分类: 散文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理想和我
 
夜睡正酣,忽觉床头坐一人,惊醒,翻身起,惊问:“谁?”
“是我,你的理想。”回应不缓不急。
定睛细看,哦,正是这家伙,我的理想,虽然有日子没有见了,但还是能认出来的。
“虽然你长的很象我,稍微帅那么一点点,但也不能深夜跑出来吓人啊!你为什么不在你该的地方老老实实的待着?”
“太热了,我出来透透气,好久也没有见你了,很想和你聊聊,吓到你了吗?我从里面来,从那里看,觉得你的胆子现在好象硬了很多,应该不害怕才对的。”
“硬归硬,但这是不同的,暂且不要说这个了,反正吓也吓了,你说说看,来找我干吗?”
“你好久都不来了,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了?”
“那里能够忘掉呢,只是最近我很忙,单位里事多,还要努力多赚点钱,要知道现在的房价那是相当贵的,我又不象你,住在心里就好,风吹不到,雨淋不着的,一个月不交房钱,就要被哄到大街上去的。”
“那你为什么有空看周星星的那几个老片子,存在电脑里,老弄出来看,有这样的功夫,干吗不和我聊会?”
“哎呀,你怎么女里女气,絮絮叨叨的,干了一天活,很累的,看看搞笑的片子,轻松点,难道你喜欢看琼瑶的?咱两的欣赏趣味不该差这样多吧?好歹你是我的理想啊!?
“当然不是,我、我只是觉得,久也无人理会,闷的慌。”
“看,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好端端的为什么闷啊?以前你怎么不闷啊?说到这,或许我知道为什么了,或许是你老了,你看,我现在就觉得自己老了,比前几年老了一些,你可能也一样,没事还是要注意健身的……”
“说到老,那是当然,我最近老了很多,我是刻意做的年轻一些,才出来找你的,对着心里流淌的血,我映见自己头上的发已经都白了,精神也经常觉得倦。”
“啊,比我还苍老啊?!啊,那真要注意了,你自己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吗?何至于老的比我还快呢?”我看他的神情真是透出无尽的苍凉。
“我觉得闷、热,常常热的我很烦躁,有时五脏六腑都象要被煮沸了一般,我出来时,看见、看见、看见……”
“看见什么?”
“看见你的心、你的心上……”
“我的心?怎样了!?”
“你的心上有一只蚕,它正在吐丝,把你的心正在厚厚的包起来,这层层的丝,剪不断、理还乱,就是它们让心的温度升高、升高、升高的。”
“哦,是这个原因啊,那蚕是我特意请来的,你也知道,有时候闯荡江湖,心太脆弱了,会不太方便,做一个茧,一会稳当很多,二会自己觉得暖和,三也安全,能够挡住很多东西的侵扰。只是,当时没有想到你,应该在做茧前,先给你打个招呼的。”
“裹的这样严,那心还能感觉到外界的刺激吗?”
“哈哈,让我怎么说你,就是为了抵御这刺才做的茧啊。”
“我说的是刺激,不是说刺。”
“我知道,但有时候都一样,何必分这样清呢?就让心安安静静的睡着不好吗?”
“可住在一个沉寂的、不激动的、缺乏热血的心里,我怎么会不老呢!!”我的理想嚷了起来。
“就算天天是热血,你终究也会老的,都一样,你迟早都会老的。”
“这是不一样的!”
“分别微乎其微。”我慢慢的吐出这几个字,边说边摇头。
“呋——”我的理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还是不要争论了,你和我一直都觉得争论不过是名词的交锋,对事实毫无作用,前两天,我出了一趟远门……”
“啊!你出去了,我怎么不知道?”
“哈,你看我的路上,已经杂草丛生,你许久不来了,我的离开,你又怎么会知道?就算知道,也未必会多关注。”
“那你去了哪里?”
“我去了一个西汉将军的墓,那墓在天山下,那将军阵亡在疆场上,他的将士当年就直接把他葬到天山下了。”
“你去哪里干什么?”
“我太热了,燥热的难受,那里很凉爽,我去静了一下。”
“哦,这样啊,有效果吗?现在是不是觉得好些了?”
“恩,或许吧,但这不是根本之道,我想好了,所以特意出来,今晚和你谈谈。”
“哦,原来是这样啊。”
他凭空一招手,突然在手中多出了一个古代的酒杯,高角、古朴,杯中盛满了绿色、透明的酒,“这酒叫‘糯灵’,在天山下冰了两千年了,你喝了它吧,这是我从汉将军墓中特意拿给你的。”
“噫!死了两千年的人那里拿来的酒,我不喝,挺吓人的,你快给人家拿回去。”
“这酒喝了后,会透心清凉,那些蚕丝都会断做寸寸冰晶,然后灰飞而去了,你的心将重获清凉,然后热血就会再次流过。”
“我不要,听你说了这些,我更不肯喝了,我觉得现在那做茧暖和、安全,没什么不好的。”
“你……”
“我一向说一不二的,这你知道,这酒我是不会喝的。”
我的理想很无奈的站起身,在屋中挪动了两步,嘴角露出凄然的笑,“来之前,就想到是这样了,但还是想来试试,毕竟在一起二十多年了……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了,回去,我将会被蚕丝困死,那,也只有这样了。”
说完这话后,我的理想一抬手,将一杯“糯灵”酒一饮而近,然后一纵身,飞身便直向窗外。
好家伙,这里可好高呢,今夜我正住在泰山的顶上,窗外就该是云海升腾的地方,我伸手去拉,只触到了衣角,来不及了。
赶紧伸头看向外面,却看见夜已经结束,太阳正从云中探出头了,云蒸霞蔚,流光异彩,漫天朝霞,哪里还有他的踪影。
“这家伙,就这样跳出窗子了,幸亏连玻璃都没有碰破。”看着朝阳,抚着窗玻璃,我喃喃道。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