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宾

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

 
 
 

日志

 
 

无视“公司政治”岳飞悲剧出局南宋公司  

2012-01-13 09:36:00|  分类: 散文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宾专栏之岳飞悲剧的公司组织行为学解构2

 

 

无视“公司政治”

 

岳飞悲剧出局南宋公司

 

 

类别:社会民生   浏览量:
28
   版次:GC06   版名:天天财富 公司社会   稿源:南方都市报   2012-01-13
作者:肖宾 原创   手机看新闻 全国订报编辑此文
 
 
摘要:上一篇我们探讨了岳飞与南宋公司企业文化的不相融、背离,这一篇我们看看岳飞悲剧的另一个组织行为学视角:对公司政治的无视,对处理平衡组织关系的毫无头脑,一塌糊涂,亦即艺术管理思维的极度欠缺。
 
 
 
 

无视“公司政治”岳飞悲剧出局南宋公司 - 肖宾文章 - 肖宾(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杭州岳王庙岳飞像。

无视“公司政治”岳飞悲剧出局南宋公司 - 肖宾文章 - 肖宾

    杭州岳王庙秦桧夫妇跪像。

    上一篇我们探讨了岳飞与南宋公司企业文化的不相融、背离,这一篇我们看看岳飞悲剧的另一个组织行为学视角:对公司政治的无视,对处理平衡组织关系的毫无头脑,一塌糊涂,亦即艺术管理思维的极度欠缺。

    所谓“公司政治”,可以概括成“位置、角色、火候、尺度”四个词。围绕公司资源分配所形成的默契、势力范围、影响力、指挥链、习惯与传统,都是“公司政治”“公司政治”是个中性词,但凡组织中人都必然面对,身在公司组织而无视“公司政治”或者试图远离“公司政治”,都只能导致败局。

    这一系列,我们不讨论岳飞是否民族英雄,抛开所有后人刻意为之的“神化”,但亦承认岳飞之死是不容争议的冤案悲剧,在此基础上,将讨论视角设置在南宋公司组织内部,将这段历史放置在管理学、组织行为学的思考框架中,抛开情感、道德因素,解构岳飞之败的原因和过程。

    艺术类管理思维欠缺

    管理学内部一直存在两大派别,一派认为管理学属于科学门类,一派认为管理学属于艺术门类。经过争论、演化后,大家发现,管理其实既是科学,也是艺术。

    事实知识+原理知识=信息类知识=科学的管理知识(业务和事务、基层、管理、规范)

    技能知识+人际知识=技艺类知识=艺术的管理知识(组织和人事、高层、领导、创造性)(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具体来说,事实知识是判断“是什么”的知识,原理知识是思考“为什么”的知识,技能知识是决定“怎么做”的知识,而人际知识是知道“谁有、在哪儿”的知识,即知道谁有知识和如何运用前三种知识的知识。事实知识、原理知识又被称为信息类知识,技能知识和人际知识被称为技艺类知识。科学处理的就是信息类知识,艺术处理的就是技艺类知识。

    好的管理者必然要兼具科学、艺术两大管理利器。从岳飞的案例看,他是天才级的军事将领,可以打造最好的军队,可以战无不胜,说明他的科学类管理知识非常强大,但在艺术类管理知识上却充分展示了其短板。

    有人会举出很多例子来说明岳飞其实情商很高,比如曾经招降了大量的农民武装,曾将战利品分送给张俊、韩世忠等元帅,以获得同僚的好感,但这种技巧性的做法,远远抵消不了他在公司政治和处理平衡组织关系方面的战略性失误。

    岳元帅手握重兵,万众关注,但又缺乏艺术管理知识,能不危险吗?对领导撂挑子、轻率建议立储、情绪化语言等不羁行为授人以柄,这些都为其最终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对领导撂挑子

    在一个组织中最重要的关系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对自己的领导,岳飞撂过挑子。

    绍兴七年(1137年),南宋公司中央决定对淮西军分区进行调整,部分领导可能给岳飞吹了风,意思是要把淮西军分区纳入岳飞麾下,岳飞为此很是高兴。但等到正式文件下达的时候却并未有此安排。南宋公司中央大概考虑的是不能把军权过度集中在某一个将领手中,在军权上以制衡。

    按说,领导吹风毕竟是吹风,跟红头文件还是有本质区别的,作为一位高级管理者对这种意向性表达和确定性结论还是应该有分辨和理解能力的;作为南宋军队核心指挥员,岳飞对整个公司的这种军事架构调整,也应该是能体察其制衡用意的。

    可岳飞为了这事,竟然赌气撂挑子,离开军营到庐山为母守孝去了。宋高宗赵构连写了两封书信,劝岳飞继续回来工作,岳飞全都拒绝了。最后赵构派岳飞的部下李若虚和王贵再上庐山,给岳飞做工作。此外,赵构还通过枢密院(南宋最高军事机关)对岳飞正式下文,一是命令岳飞“日下主管军马,措置调发,不得再有陈请”;二是命令岳飞的部将敦请岳飞“依旧治事,如依前迁延,致再有辞免,其属官等并当远窜”。

    这其中的命令口气已经相当严重:你岳飞要再不回来上班,你跟你的下属就彻底滚蛋,“岳家军”也彻底大换血吧。通过这种连哄带吓的手段,才把岳飞劝下庐山,重回军营。

    很多公司大概都经历过类似的事件,能员做出业绩后,总希望企业划出更多的资源给他,达不到要求后就赌气。不过像岳飞这种大脾气的也不多见。经过这种性质的冲突后,这销售经理再能干,老板敢托付给他公司的核心业务吗?(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轻率建言立储

    岳飞在恢复工作后不久,又犯了一个更为致命的大忌。

    绍兴七年的九十月间,岳飞被召到建康行朝奏事。岳元帅这次上了道奏章,说是为朝廷计,请将年方十岁的赵昚正式立为皇太子。

    赵构无子,就从皇族中收养了两个孩子,作为预备役太子培养,赵昚是其中之一。当时朝堂之上,已经有宰相赵鼎及其派系同僚表达过早立赵眘为太子的意愿。岳飞作为一员手握重兵的边疆武将,此次又提出此议案,自然让人浮想联翩。

    公司组织中但凡涉及新一代领导核心的问题,都是极度敏感的。内有宰相赵鼎表意,外有武将岳飞呼应,不能不引起赵构的高度警觉。

    史料记载,“上谕曰:‘卿言虽忠,然握重兵于外此事非卿所当预也。’飞色落而退,参谋官薛弼继进。上语之故且曰:‘飞意似不悦,卿自以意开谕之。’”

    赵构对岳飞的建议不但是直接拒绝,而且点明,“你握重兵于外,立储之事不是你应该参与的。”话虽短,但已非常明确地点明了利害关系。岳飞也听懂了这背后的强烈警示意味,“色落而退”,面如土色,退出朝堂。岳飞的神情变化,也尽在赵构眼中,所以赵构还让薛弼去“开谕之”。

    第二天,赵构对宰相赵鼎说,“飞昨日奏乞立皇子,此事非飞所宜与。”赵鼎闻听此语后,立刻回应:“飞不循分守,乃至于此!”显然,岳飞此次建言立储之事,也对赵构内心造成了冲击。经过一夜思虑,赵构首先担心的是赵鼎的态度,怀疑岳飞与赵鼎此次是联手作战,那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赵构上来就下了结论“此事非飞所宜与”,这话实际蕴含了两重意味,一是直接否定岳飞的行为,二是进一步进行试探,岳飞不“宜与”,那么谁“宜与”此事呢?你宰相赵鼎到底参与其中了没有?结果是赵鼎立刻表明态度,与岳飞进行切割,并对岳飞的行为进行了谴责。表面去安抚岳飞,内里还敲打赵鼎一下,分化瓦解对方阵营,从这一事件看,赵构的管理段位较岳飞高出许多。而岳飞犯忌重重,再度损毁与领导之间的信任感。

    成秦桧重点打击对象

    第二年,绍兴八年(1138年),赵鼎被贬,秦桧开始全面把持朝纲,南宋公司大政急剧向议和方向转变。

    但这种国防政策的巨变,并未得到一线将士的认可。韩世忠还曾计划直接绑架金国使臣张通古,以阻止和议的进行。该计划后被秦桧获悉,后者已把“议和”与自己的相位捆绑在一起,谁妨碍议和就是妨碍其荣华富贵,所以秦桧对韩世忠怀恨在心。

    绍兴十一年,秦桧等到了报复韩世忠的机会。当年,张俊、韩世忠、岳飞三大将的所谓“张家军”、“韩家军”、“岳家军”统统被纳入南宋枢密院统一管理序列,张俊、韩世忠、岳飞被上调到中央枢密院任职。显然,这一系列人事、军事管理体制的重大变化,是和整个南宋公司的战和大政密切相关的。

    如此大规模的机构调整,自然会引发中下级军官的情绪波动,此时“韩家军”有个叫耿著的军官颇有些抵触情绪,发了些牢骚,说“本要无事,却是生事”。此话为秦桧获悉后,耿著便被下令逮捕并送大理寺审讯,意图借机把韩世忠拉下马,以报其此前破坏和议之恨。

无视“公司政治”岳飞悲剧出局南宋公司 - 肖宾文章 - 肖宾
    与此同时,秦桧还授意岳飞去收集陷害韩世忠的证据。岳飞虽对公司政治不善经营,但确实是条铁铮铮的汉子,不但没有趁机巴结秦桧、陷害同僚,反而把秦桧的恶意告知了韩世忠。后者直接向宋高宗赵构申冤,赵构这才出面保下了韩世忠。

    岳飞此举虽然襟怀坦荡,但操作过于大胆,经此事件,岳飞已明确站到了秦桧的对立面。此时,岳飞已超越韩世忠,一跃成为秦桧最重点的打击对象。但岳飞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潜伏的危机,其后期行为依然不羁。

    授人以柄被诬致死

    绍兴十一年五月,南宋政府委派 张俊、岳飞检阅原来的“韩家军”,这是军队国家化、防止军权尾大不掉的一个举措。

    张俊在检阅时提出建议,把“韩家军”里的背嵬军打散,分拆到各个部队去。岳飞则提出反对意见,“不能这样做。因为,目前我们国家内真能领兵作战的人,只有咱们三四人,若图恢复,也只能依靠咱们,万一再要用兵作战,皇上再令韩世忠出来主管部队,我们有什么面目与之相见呢?”

    细看岳飞的话,其实很有逻辑问题:他不是讨论军队战斗力的增减,而是说怕以后带兵打仗,没面目见韩世忠。语意间的逻辑与当时南宋公司防止军队私人化的意图正相违背。

    紧接着,张俊、岳飞二人又在楚州城防问题上发生了冲突。张俊表示“当修城守”,岳飞则回应道:“若今为退保计,何以激励将士?”修城就是退保,岳飞言语间的情绪性、针对性很强,情绪动辄失控。

    岳飞的这些言行,很快被秦桧的党羽掌握,被诬以岳飞倡言“楚不可守,城安用修”,直接上告至宋高宗赵构。对韩世忠,赵构肯网开一面,可对岳飞就不同了。基于岳飞此前的叛逆表现,赵构本已隐忍不发,此时听闻岳飞又对国家军事大政方针“寻衅滋事”,那就要新账老账一起算了。

    结局大家都知道了。第二年,公元1142年(绍兴十二年)1月27日,三十九岁的岳飞被秘密处死于风波亭。

    “神化”之余的思考

    对敌之时,岳飞是千古名将,管理奇才,带出了一支好队伍;可面对自身的政局纷扰,岳飞把自己的人生之棋走入了危局。

    后人多拿“莫须有”三字为岳飞鸣冤,而“莫须有”背后隐含的“组织对个人的遗弃”,隐含着“整体对个体逆动的剪除”,又有几人明了?

    不想,没过几十年,岳飞当年推荐过的那位皇子真的成了皇帝,即宋孝宗,他上台后给岳飞平了反。此后,岳飞越来越被神话,到了民间的演义里,更是陆续增加了枪挑小梁王的桥段,增加了金翅大鹏的神秘,增加了500人杀败金兵10万人的威猛,增加了岳家小将的快意伐金……如此酣畅淋漓和完美,而负气庐山、冒言立储都在民间口碑中消失无踪了。增加的是什么?隐去的又是什么?

    看似秦桧赢了当下,岳飞赢了千古,正义得到了伸张,公道得到了维护。可细细翻检秦、岳当时的历史,凭借秦相公的职场艺术、管理经验、人脉技巧,多少岳飞也不是他的对手;翻检秦、岳之后的千年历史,秦桧之后还有秦桧,岳飞之后被冤死的名将依然批量产生。

    很多时候,大部分人似乎乐意接受“神话故事”。在一代代的口碑、戏文、小说里,好人的失败只是因为有了坏人,真的只是这样吗?

    作者介绍:肖宾,京城资深媒体人,财经历史作家。出版有《地产江湖》、《千年财经》、《股市风云二十年》等书。

  评论这张
 
阅读(6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